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葉爸爸第一次參加車隊活動是97.03.16的內灣逛大街,迄今已經過了將近半年多的時間,之後因為種種因素一直未能再跟車隊一起出遊,我知道葉爸爸非常享受跟勇腳們一起狂飆的感覺,加上大家頻頻稱讚他腿力佳,讓他暗爽在心內,明爽在臉上,因此,只要有機會他還是很想跟大家一起騎車。今天車隊活動的目的地是鳴鳳山,大部分車友都去過了,唯獨我還沒,一直很想上去看看,於是,便帶著滿心期待的葉爸爸一起挑戰傳說中難度頗高的鳴鳳山。

     今天的成員幾乎是車隊的親友團,有湯姆表哥和林大嫂哥哥一家人,其中有不少國中小年齡的小朋友,看到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們個個精力充沛,表示台灣的未來還是很有希望滴~素聞鳴鳳山坡度頗陡,為了保持體力,應付後半段的山路,從出發開始我便偷懶的用中盤輕鬆騎,還因此被我的黑道大哥-林大哥抓包,被虧了一下,我要特別聲明:我不是刻意偷懶而是有策略的配速啦!小朋友們仗著年輕氣盛,屁股一把火,打從出發就開始一路狂衝,緊咬匡大哥成為車隊的領先集團,我看在眼裡真是替他們感到擔憂:小朋友們!子彈是不能這樣亂用滴~一定要保留戰力攻擊主要目標啦~等一下你們就知道姊姊的深謀遠慮了...

     從尖豐公路接到苗22線一直到鳴鳳山入口是一大段緩上坡,剛好可以利用這段路做暖身,然後一舉挑戰鳴鳳山,大家在指標前開心合照之後,便各自進攻山頭。當大家正準備上車的時候,葉爸爸早已一馬當先衝上去,果然跟我想的一樣,葉爸爸打從出發就低調的騎在後面,其實是在蓄積戰鬥力,準備在爬坡的時候發揮實力,因此,我們父女倆從指標前合照之後就到山頂才又再次相見,我已經越來越習慣在爬坡的時候被自己爸爸海放了。

 

     鳴鳳山不是一直連續上坡的路段,在爬升過程中夾雜些許的平路和下坡,不過,千萬別以為這樣騎起來比較輕鬆呦~因為比起一堆可怕的陡坡,中間贈送的平路和下坡根本無法發揮撫慰人心的作用,一直處於連續爬坡的哀怨心情總好過在嚐了平路和下坡的甜頭之後又要面對更可怕的爬坡。

     我個人把鳴鳳山分成上下兩大段:第一段的爬坡難度頗高,卻在我的忍受範圍內,爬升過程雖然有點小累,身心狀況都還處於不錯的狀態,一路上還有心情欣賞兩旁的風景;大自然真的是很奇妙,每一種生態環境都有屬於自己的味道,森林有樹木的氣味,海洋則有它獨特的鹹味,箇中奧妙只能親身體會而無法言傳。

     從一條名為「夢幻步道」的入口之後,就是坡度驚人的第二段,路旁立著兩塊匾額寫著:「悠遊桐花迷夢幻,參拜觀音見如來」,不過,我的眼睛看見的卻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闖進來」。天氣炎熱,連一絲絲風都沒有,雖然持續往山上走,卻沒有比較涼的感覺;騎在連續陡坡上,真是倍感吃力,兩條腿痠到不行,已經很久沒有爬坡爬得這麼痛苦。小朋友們早已停在路旁吃起點心來了,此時的我也是飢腸轆轆,餓的要命,早知道坡度陡成這樣,我應該帶點補給品在身上的,後悔莫及的我只能拖著又餓又累的身軀繼續往前,餓到受不了的時候,就趕緊喝水充飢。


     靠著堅強的意志力,我捱到了終點-雲洞宮,第一件事情就是大聲哭餓,謝謝秀華友情贊助的紅麴餅乾,對我而言真是人間美味,因為有了餓肚子的體驗,以後我會更愛惜食物的。今天的天氣不太好,站在山上眺望,遠方霧濛濛一片,沒有什麼景色可以觀賞,我只好用相機拍拍雲洞宮旁的花卉盆栽。我發現台灣的很多山都有一項共同特產-寺廟,仙山、永和山、薑麻園、獅頭山、鳴鳳山…等等,例子不勝枚舉,宗教信仰在台灣社會的影響力真是不容小覷。稍事休息之後,大家陸續循原路下山,一路上是彎來彎去的山路,部分路段還有水和泥沙,因此很難盡情享受下坡的快感,今天下坡的時速最快只有41公里而已,辛辛苦苦花了一兩個小時爬上來的山坡,不到十分鐘就滑完了,想想真是不值得啊!



murmur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打從葉爸爸開刀拔除鋼釘到現在,我們父女倆已經很久沒有一起騎車,於是,這個週末我提議到大湖的薑麻園走一走,完成葉爸爸之前未騎完的遺憾,葉爸爸聽了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心裡明明就開心得要命,卻假裝勉強答應,真是虛偽到一個不行!!

    凌晨5:15,我們開車前往大湖,把車停在台三線上的「金草莓農場」旁,以此做為起點,把緩緩上坡的台三線當作暖身路段,接著再挑戰薑麻園的連續上坡。早晨的台三線,霧氣很重,能見度差,我們一路緩緩踩踏上行;因為早上的車流量少,所以,經過身邊的車子速度都很快,呼嘯而過的聲音破壞了早晨的寧靜,真是煞風景啊!

      

     台三線138.5K右轉接苗130後,一路往上走就可以到「薑麻園休閒農區」。由於葉爸爸上次只走了一半就折返,所以不確定這段路到底有多長,只是提醒我坡很陡,要我做好心理準備;在未知路況的情況下,我決定保留體力慢慢騎,而葉爸爸就像脫了韁的野馬一路加速往上衝,不知道在high些什麼,沒幾分鐘就看不見他的後車燈,把我一個人海放在後面。

     苗130縣道兩旁有很多休閒農園,除了有果園供遊客採果之外,還設置了涼亭、咖啡座之類的設施,現在似乎不是水果產季,道路兩旁大多是一大片綠綠的果樹,而沒看見成熟的水果,唯一看見的就只有結實纍纍的柿子樹。冬天是草莓的產季,現階段正是種植的時候,莓農們起了個大早,大家分工合作忙著整地,山坡上的草莓田不像平地上的四四方方,而是順著山勢成不規則階梯狀,看起來非常特別。

     過了一半路程,前方還是無止盡的緩上坡,期待中的陡坡始終沒有出現;抬頭看著山頂的涼亭,感覺距離好遙遠,呈之字型蜿蜒而上的山路裡,不知道是不是躲著一堆陡坡,為了避免在視覺上受到衝擊,我刻意低著頭前進,以免被突然出現的陡坡給嚇壞。山上的居民很熱情,看到我們會主動打招呼,頻頻稱讚我們很厲害,雖然他們的讚美,聽起來很爽,卻也讓我不敢大口喘氣,免得當場漏氣。


     山頂有一座涼亭,從這裡可以眺望鄰近的山脈河川,因為雲霧繚繞的關係,遠方的景物呈現一片朦朧。說來奇怪,一路騎到了山頂,我都覺得坡度還好,沒有發現任何陡坡,不知道是我變強了?還是這一年來騎過很多山路,見過的世面多了,因此見坡不是坡了呢?


     下坡的時候,因為葉爸爸在的關係,讓我不能盡情享受下坡的快感,只好一路走走停停的拍照。山路兩旁除了果樹,還有不少花卉植物,很多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唯一認識的大概只有桃花吧~因為氣候異常的關係,本該在春天盛開的桃花竟然在秋天朵朵開,形成植物界的一股亂象,據說這些桃花是純粹觀賞用,跟結桃子好像沒有關係。辛苦的爬坡之後,就是快樂的下坡,從薑麻園一路下來,幾乎都不用採踏板,就可以一路滑到台三線;在回程路上,我們還碰到一群小學生,由兩三位老師帶著出來騎單車,成一路縱隊迎面而來;假日的時候,應該像這樣多鼓勵孩子出來騎車,一方面鍛鍊體魄,一方面親近大自然,以促進身心健康。


後記:

一、今天,葉爸爸非常臭屁,趁著等我的時間故意在一顆大樹下繞圈圈亂騎,嫌自己體力太多要消耗一些;另外,在半路休息的時候,刻意看我用什麼盤騎,然後告訴我他一路都用大盤上來,我是因為要保留體力才不得已用小盤慢慢晃耶~要是知道沒什麼陡坡,我也可以用大盤踩啊~老爸!你可以再臭屁一點沒關係,小心以後我就不帶你出來騎車啦....

二、上次是葉妹妹陪著葉爸爸來騎薑麻園,只騎到一半就折返,回來之後還把我臭罵了一頓,怪我把她騙去騎那麼陡的坡。經過本人的鑑定之後,我發現薑麻園的坡其實還好,沒有葉妹妹說得那麼誇張,根本是葉妹妹欠缺磨練才會不耐操

 

murmur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古希臘有三哲人,而我有三位恩師,他們使我的人生由黑白轉為彩色,由平凡變成奇特。

      「大學時期」在我的人生裡是個很重要的分水嶺,高中以前的我是標準書呆子:沈默寡言,枯燥乏味;大學之後的我則是胡搞瞎鬧的鬼靈精,高中以前的同學、朋友乃至於我的父母、親戚對於我的轉性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仍常常被拿來當作茶餘飯後的趣聞講。其實,我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一方面是本身資質優異,是個練武奇才,另一方面則是得自三位學長姊真傳,從每位學長姊身上我各學得了一字訣。

    「賤」(嘴巴賤)是宗賢學長最先教會我的武藝,從他身上我習得了豐富的詞彙和唬人的氣勢,讓我能損人不帶髒字,就算實際上比人家虛,至少在氣勢上要比人強。「敢」(作風敢)是孟曉學姊讓我萬分佩服的特色之一,闖蕩江湖之人最忌諱畏畏縮縮,扭扭捏捏,一定要敢做敢衝才能成大器,承襲學姊的作風,讓我在眾人面前也能表現得落落大方。「噁」(一整個噁)是gigi學長的全部,他是個從想法到動作都很搞怪的人,有他在的場合絕無冷場,每每讓人笑到飆淚,我想我古靈精怪的想法和動作絕大部分得自於他。

      畢業之後,大家各分西東,很難有機會聚在一起,今年的國慶連假,大家的時間終於有了交集,我們選在中部聚會,一起吃喝玩樂,度過愉快的假期。週五晚上我們在台中市的一家泰式料理-「蘭那」聚餐,席間大家說說笑笑,分享彼此的現況,經過了一番波折,我們這群人還是都回到了教育界任教,繼續誤人子弟的工作,不過,從我們的談吐和氣質,真的很難讓人相信我們是為人師表的人吧~

 


蘭那泰式餐廳: http://www.lanna-thai.com.tw/  


gigi學長&怡如學姊


雯漪&宗賢學長

念家&孟曉學姊


孟曉學姊&我

我與gigi學長夫婦

師徒耍白癡

     好友聚會最精彩的絕對是夜生活的部分,晚上我們借宿在gigi學長家的公寓,經過一番梳洗之後,隨即展開方城大戰,大家輪流上陣廝殺,六個人裡頭只有兩個人真的會打麻將,其他四個都是一知半解,這樣我們也能從十一點多玩到凌晨四點多才就寢。其實,打麻將對我們而言,純粹是聯絡感情、打打鬧鬧,輸贏並不重要,反正最後的贏家都會把錢拿出來請客。在牌桌上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虧來虧去,我一直輸的時候,會沒品的鬼吼鬼叫;gigi學長胡牌的時候,就囂張的從座位上跳起來,拼命做出棒球主審「拉弓箭」的動作,讓人看了很刺眼。大概是因為主場優勢,gigi學長一整個晚上的氣勢很旺,不管再爛的牌,都能讓他摸到胡,最誇張的時候,甚至可以莊家連四拉四,也因而引起其他人的圍剿。一整個晚上,氣氛真是熱鬧到一個不行,我們還有個默契,就是只要牌局還沒結束,誰都不能偷睡,就算不打牌也要在旁邊陪打,就算我眼睛都痠到睜不開了,依舊不能倖免。

      隔天早上起床,我的雙眼浮腫、聲音沙啞,果然年紀大的人禁不起熬夜的折騰。今天的行程是到彰化員林的百果山踏青,我們這群賭性堅強的傢伙,對於昨晚的牌局意猶未盡,竟然把麻將背上山打。我們選了比較短的一條步道上山,山路兩旁都是結實纍纍的楊桃樹,就連空氣中都瀰漫濃濃楊桃味,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楊桃樹,也是第一次看到楊桃花的樣子,只可惜沒人採摘,成熟的楊桃一顆顆都掉在地上任其腐爛,真是暴殄天物啊~到了山上,我們便開始場佈,在這樣鳥語花香的自然環境裡打麻將,真是別有一番風味,一開始宗賢學長非常以我們為恥,不屑的閃到一旁,不想與我們為伍,我認為:比起旁邊那對肆無忌憚大聲狂唱兩個小時卡拉OK的中年人,我們低調的打著麻將也只是剛剛好而已啦!後來,宗賢學長受不了誘惑,還是加入了我們的牌局,真不知道他一開始在ㄍㄧㄥ些什麼。


      從大一開始起算起到今年,我們這群人相識已經邁入第十年,十年以來大家都沒有太大的改變,還是跟以前一樣吃喝玩樂、胡搞瞎搞,每次聚會之後,心中總有失落感。無法預期未來的幾個十年會不會有變化,我能做的就是好好把握每次的相聚時光吧~

murmur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