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凌晨四點,大夥準時起床梳洗整裝,調整好坐騎、裝備之後,十幾部車浩浩蕩蕩出發。在昏暗的天色下,幾十盞後車燈的紅色燈光,沿著小路呈一直線閃閃發亮,天上還掛著月亮和星星,此時到底是晨騎還是夜騎,一時之間傻傻分不清楚。 遵照湯姆的指示,我在出發前匆匆吞下一顆減少乳酸堆積的白色膠囊,因為吞得太急,膠囊好像一直卡在食道中間沒下到胃部,感覺很不舒服,大還丹還沒發揮功效就先噎到,真是出師不力啊~

      五點十五分左右,綿羊組和羚羊組在省道上分道揚鑣,羚羊組前往會場集合,綿羊組則直接往清境農場前進。一開始我騎在最前面替大家擋風,清晨的寒風迎面襲來,讓我寒毛直豎、牙齒打顫,鼻水也跟著流下來,光騎完第一段路,我的體力就消耗了不少。

       我們停在人止關休息,等待領先集團通過,順便為隊友加油、照相。第一名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在前後各一台前導車的包夾下前進,高手就是高手,爬坡的時候如履平地,比我騎平路的速度還快;接著一堆公路車跟了上來,每個選手和車子感覺都很帥,我們最先看到認識的人是小甘,他一聽到我們喊他,立刻起身抽車耍帥,實在是有夠臭屁的啦~除了男生之外,我們也看見不少女勇腳,從衣服、配備到車子都是以白色為基調,從我們面前疾駛而過,感覺好酷喔!
   
 
    

       從人止觀之後,大家按照自己的速度前進,在人止關停留太久,害我整個身體冷掉,再跨上單車感覺欲振乏力,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適應期,我實在很討厭這種冷掉再開機的感覺。前一天我陸續聽到關於埔里到清境這段路四種不同的說法,有人說像加長版鳴鳳山,有人說像雪見,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只好自己加以綜合,假定它是加長版的雪見。

       因為不確定後面的坡到底有多陡,因此,我一路保留體力慢慢騎,打算進行持久戰;人止關到霧社這段路,大概每隔一小時補充熱量一次,我發現千沛牌果膠的濃度太高了,吃進嘴裡甜到膩,不配開水實在難以下肚,高熱量補給品吃起來一定要這樣嗎?過了霧社之後,體力開始不支,加上天氣炎熱,水分和體力消耗得更快,此時,我決定吞下第二顆減少乳酸堆積的神奇膠囊,咦~怎麼倒出來的膠囊是紅色的勒?原來神奇膠囊有兩種不同顏色,這下可糟了!!沒人告訴我到底要先吃哪一顆,早上先拿到白色膠囊就吞下了,也不知道這樣的服用順序到底對不對,因為沒有選擇,我只好又胡亂吞下紅色膠囊,結果慘劇又發生了,膠囊再一次卡在食道裡,不上不下,弄得我很不舒服,難道內功太差的人是不宜服用大還丹的嗎?
 
      過了霧社之後,周遭陸陸續續有人開始牽車,我一點也不心動,不斷告訴自己:「可以休息但絕不牽車」;秉持著這個信念,我低著頭拼命踩踏,覺得累就停下來喝水、照相;在爬坡過程中,一度傳來張秀卿的「車站」這首歌,OH~My God~爬坡的時候應該來點比較High的音樂,聽到這麼悲的歌,害我越騎越心酸。
  

   

        霧社到清境農場這段路是長達七公里左右的上坡,雖然心跳沒有加速,呼吸沒有急促,雙腿也不覺得痠,但兩隻腳就是使不上力,只能維持無意識的緩慢踩踏。我始終搞不清楚補給車所在的7-11到底是哪一間,直覺要看到草原和羊群才能停下來;因此,即使我在路旁看見林大嫂、楊大嫂和其他女隊員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到達終點,拼命嚷嚷著不想停下來,要繼續往前騎,要不是林大嫂把我攔下來,我可能不小心就一路騎上武嶺了吧~
 
 
 

    
 
      騎完埔里到清境這一段路,感覺其實還好,沒有很累,期待中的陡坡沒有出現,一路上來只有距離很長的緩坡,難度比我想像中來得簡單;據說塔塔加的難度比清境農場來得簡單,或許下一次我可以去挑戰塔塔加了呢~

◆感想:第一次和這麼多人一起騎車,一路上都是車友,氣氛很熱鬧,也因為有這麼多人的陪伴,疲累感被大家均分掉了,騎起來沒有想像中辛苦。而且,一邊騎車還可以一邊欣賞各式各樣的單車和車衣,還有遇見形形色色的怪人:突然大叫的中年伯伯、騎不上坡用腳踹路邊護欄的年輕男子、背著吉他上山的吉他男…,整體而言,參與武嶺盛會是一次有趣又難忘的經驗。

murmur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車隊的勇腳們報名參加never stop 武嶺自行車挑戰賽,因此97.09.0697.09.0.7兩天,我也跟著大家到南投去湊熱鬧,順便開開眼界。


        星期六早上,大家在永大集合,分工合作把單車、行李安置上車後,隨即驅車前往南投。在高速公路上已經看見不少攜車架上運載單車的車輛,進入南投之後,車潮更是明顯,整個埔里街上幾乎都是前來參與盛會的車友。午餐時間,我們依舊前往李仔哥爌肉飯用餐,上次來的時候,這家店的生意已經很好,這次再度光臨,不管是內用區或外帶區都擠滿顧客,而且絕大多數都是車友,一邊用餐之外,還熱絡的討論著明天的賽事,我也感染了那股熱血奔騰、蓄勢待發的氣氛。


         因為舉辦武嶺挑戰賽,整個埔里的飯店、民宿早就客滿,手腳慢的人就只能野外露營或住宿在鄰近城鎮,除了住宿業生意興隆,餐飲業也是高朋滿座,一場武嶺挑戰賽不僅讓主辦單位獲益,也連帶促進了埔里的經濟發展。多虧呆維媽媽的幫忙,我們住宿在埔里的仁愛之家,這裡同時是一貫道的總部,後面是山,前面是鯉魚潭,環境清幽,風景宜人,看起來就是一塊風水寶地;仁愛之家的住宿品質相當不錯,每個房間窗明几淨、乾淨整齊,讓人感覺很舒服,從窗戶望出去的view也很棒。我的運氣不錯,選到一間居家型的房間,裡頭的擺設和一般民宿無異,因為辦理老人安養業服務的關係,聽說部分車友的房間裡擺的是醫院裡病床,晚上躺在上面睡覺應該很彆扭吧?不過,好處是床可以隨意調整高度,兩旁還有護欄防止摔下床。
    
     

         下午兩點多,幾位大哥把車子先開上清境農場停放,順便採買補給物資,剩下的人則留在仁愛之家附近聊天、閒晃。我們一群人騎著單車在附近的幾條小路亂騎,怎麼走就剛好是此路不通,害我們白騎了許多冤枉路,我也終於體會某個笨蛋所謂的探路到底是啥意思。其中一條路走到底是一個營區,遠遠就看見營區大門的我們,硬要騎到人家營區門口與站哨的阿兵哥四目交接之後才掉頭,結果把裡頭的阿兵哥給嚇了一大跳。晚上,我們到附近的小餐館吃飯,因為有些車子已經先開上了清境,只剩下貨車和汽車各一台代步,這種情況下,當然是男生坐貨車囉~去程的時候,只見老老少少十幾個男生,撐著五顏六色的小雨傘坐在貨車上,感覺像一群正要上工的騷包大陸漁工,此時,平常意氣風發的勇腳大哥們突然變得很落魄,真的好心酸~你們應該可以體會豬隻坐在貨車後頭的感受吧!回程的時候,我們乘坐的汽車一路跟著貨車後面開,雨停了,大家把傘收了起來,只見前方貨車上的幾十個男生面無表情的排排坐著,眼睛直盯著我們這台車看,形成一個非常詭異又爆笑的畫面,害我們這一車子的人都笑到嘴巴痠。


        















         
         晚上,大家集結在匡董房間分發物資,…除了麵包、飲料、水果、巧克力之外,還有一些秘密武器,我這才知道,原來車要騎得好,裝備、腿力之外,還需要有其他輔助品。我分到了一包減少乳酸堆積的膠囊和一包補充熱量的果膠,只見匡董還秀出了幾罐高壓氧和一瓶據說擦在膝蓋上就可以使葡萄糖不知道會怎樣怎樣的東西,匡董不愧是第一勇士,不論裝備、腿力比人強,連這種大還丹之類的東西也懂得比人多,實在令在下佩服佩服~

murmur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